第001章 不得好死

現代言情字數:2260更新時間:2018-09-18

  沈安安從昏迷中醒來,頭疼欲裂,眼前是她早已經習慣的模糊不清。

  挪動一下身體,才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捆住。

  剛剛明明在醫院產檢的她,后來……她感覺后頸處被人重擊,眼前徹底漆黑一片。

  綁架!

  她是海川市的行政長官夫人,極有可能隨時面臨這樣的危險。

  這個駭然的認知,讓沈安安倏然警覺,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。

  胃里一陣洶涌,沈安安卻不自覺的勾起嘴角,肚子里的小東西又不老實了。

  身體勉強側向一邊,讓隆起的小腹不那么懸空著,清晰的感覺到小東西在踢她,沈安安暗自松了一口氣。

  還好,孩子沒事!

  她現在能做的只有冷靜,一定要冷靜。

  伴隨著高跟鞋摩擦石子的聲音越來越近,一股熟悉的香水味也飄然而來。

  沈安安皺起眉頭,這人是……

  熟悉的聲音響起,“挖好了嗎?動作快點兒!”

  這聲音她再熟悉不過,是她的好閨蜜顧婉柔!

  “顧婉柔是你嗎?你怎么會在這兒?”沈安安意識到了什么,心里已經開始犯涼。

  顧婉柔厭惡的瞥了沈安安一眼,并未搭理。

  這讓沈安安心里越發的沒底,“婉柔,你要干什么?這到底是哪里?”

  顧婉柔慢慢踱步過去,蹲在沈安安的跟前。

  冰涼的指甲劃過沈安安的額臉,最后落在那燒傷的傷疤上,不禁得意的一笑。

  甜膩膩的笑聲滿是冰冷,“沈安安,你一會兒你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!”

  沈安安下意識的蜷身護住肚子,驚慌的左顧右盼。

  眼前朦朦朧朧有人影在忙碌。

  這個時候有人喊道,“顧小姐,坑挖好了?!?/p>

  “挖好了就埋,還等什么?廢物!”顧婉柔罵道。

  “是!”手下彎身便要去抬人。

  顧婉柔忽然抬手,陰測測一笑,“等一下,松綁了再扔下去!我非常期待看到沈安安掙扎的樣子!”

  埋?

  顧婉柔要把她活埋?!

  震驚,驚恐,沈安安的聲音都顫抖著,“顧婉柔,你瘋了嗎?”

  手腳松開,沈安安只覺身體一輕,被人抬了起來。

  緊接著,又被重重的甩了出去。

  沈安安下意識的抱住肚子,順著坑壁滾了十幾下才停。

  肚子一陣劇烈疼痛,猶如一把刀在里面攪動。

  “啊……”沈安安慘叫著,痛苦的蜷縮成一團,“婉柔,我們不是好姐妹嗎?我到底哪里對不起你了,你要這樣對我?!?/p>

  顧婉柔一陣狂妄的笑聲,“好姐妹?誰和你是好姐妹?我第一天認識你,我就從心底里厭惡你,要不是因為耀陽哥哥,我會跟你做朋友?我不過是幫耀陽哥哥來得到你們沈家的財產而已,現在你沒有利用價值了?!?/p>

  沈安安渾身早已經被汗水浸濕,虛弱的聲音,不甘的嚷著,“不,耀陽是愛我的,他不會這樣對我的,不會??!”

  換來的確實顧婉柔的譏諷,“愛你?哈哈,沈安安,你真是蠢的可以!

  耀陽哥哥如果愛你,你爺爺怎么會變成植物人?你養父又怎么會遭遇車禍呢?還有你那張毀容的臉,你的眼睛,嘖嘖嘖,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完美無缺,而這一次次的策劃人就是你深深愛著的人。

  不過,耀陽哥哥最討厭蠢人,尤其像你這樣又丑又蠢的女人,簡直讓耀陽哥哥惡心至極!”

  沈安安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拼命搖頭,“不可能,不可能!”

  她的臉百分之四十燒傷,養父死于車禍,爺爺現在還躺在病床上戴著呼吸機與死人沒有差別……

  她的親人一一離去,她遭到多少人的詬病,都說她命硬,克父母,克親人。

  她也一次又一次的懺悔,懊惱。

  難道這一切都是陰謀?

  顧婉柔嗤笑又得意的加了一句,“哦對了,就在你們新婚前夜,你被拍到照片的時候,你猜我在哪里?我在你們的新房里和耀陽哥哥在一起,你們的婚床好軟啊,還是我親手挑的呢!哈哈……”

  得意的笑聲,將沈安安所有的僥幸心理全書擊碎。

  “我要見程耀陽……我要見他!”

  沈安安渾身顫抖,猶如有人在她心上撕開一個血粼粼的口子。

  有一個聲音告訴她,顧婉柔說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  可她不想相信,這怎么可能是真的?怎么可能?!

  顧婉柔放聲大笑,“沈安安,你省省吧,耀陽哥哥現在正接受東夏國最具貢獻者勛章的典禮上,哪里有時間見你???”

  沈安安拼了全身力氣掙扎著,尋著聲音往前爬,指節深深扎進土里,才能勉強拖著她笨重的身體向前。

  “我不信他會這么對我,我不信!”沈安安泣不成聲,卻還是卯足了力氣往前爬。

  她不甘心,她要聽程耀陽親口對她說。

  “真是不跳黃河不死心!”顧婉柔厭煩的起身,轉頭吩咐到,“填土!”

  沙土洋洋灑灑的落在身上,沈安安驚慌四措,用力的順著坡往上爬。

  抓住了顧婉柔的裙角,“婉柔,婉柔我求求你,我什么都可以不要,可我懷著耀陽的孩子,求求你讓我上去,他就算討厭我,可他不能不要他的孩子……”

  沈安安凄楚的哀求,只要能救她的孩子,哪怕讓她去死。

  顧婉柔拽開裙子,厭惡的斥道,“憑你也想懷上耀陽哥哥的孩子?你也配?”

  “你,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不會連自己跟誰上的床都不知道吧?”顧婉柔譏誚笑道。

  沈安安腦袋里一陣轟鳴。

  只有那么一次,就那么一次,難道那個人不是程耀陽?

  “不,不可能!”沈安安拼命搖著頭。

  為什么,為什么會變成這樣!

  為什么她的世界突然天翻地覆?

  顧婉柔冷眼看著沙土飛揚,一鍬一鍬的落在沈安安的身上,心里就無比痛快。

  “沈安安,你就帶著你的野種去死吧!明天新聞上一定會寫,行政長官夫人沈安安出軌并懷私生子與情夫私奔,那可真是海川市有史以來的大新聞,反正你在結婚前夜還在找牛郎開房,早就劣跡斑斑了,你活著讓人厭惡,死了更會被人唾棄!”顧婉柔如釋重負般呼了口氣,“痛快,還真是痛快!”

  “你們這對狗男女,我要殺了你們!殺了你們!”

  “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,不會放過!”

  “程耀陽,顧婉柔,你們不得好死!”

  身上痛到麻木,只感覺有溫熱的東西從腿間涌出。

  鮮血,無盡的蔓延。

  沈安安臉色慘白無血色,猶如從地獄里爬出的厲鬼,面目可怖。

  天空忽的電閃雷鳴,瓢潑大雨頃刻落下。

  斗大的雨點砸在臉上,

  手心下,肚子里的小東西動靜越來越弱,亦如她一般,再也使不出一絲絲氣力。

  直到呼吸停止那一刻,那雙琥珀色空洞的眼睛始終沒有閉上……

< 辽宁11选5前三组遗漏 波音平台bbinapp 捷克酷喜乐彩铅怎么样 贵州11选5预测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吗 福建体彩11选5近500期 黑龙江快乐十分电视麻将版 排列三试机开机号100查询 华东15选5历史查询 新规律平特一肖验证 学生炒股用什么软件